>
快捷搜索:

在华销售体系临考,宝马人事大换血

- 编辑:betway必威亚洲官网 -

在华销售体系临考,宝马人事大换血

年限:10年秘籍:丰富的市场经验功绩:2008年11月至2012年期间担任宝马MINI品牌管理总监,是宝马集团全球范围内第一任华人品牌总监。后因其出色的营销能力于2012年7月升任MINI中国品牌管理副总裁。

宝马中国销售副总裁陆逸以个人事由宣布正式离职

目前,华晨宝马方面还尚未公布段建军的继任者。据悉,由于段建军深谙渠道发展之道,对宝马近年来销售网络的迅速铺开以及销量增长功不可没,因此无论是业界还是宝马体系自身都已在对宝马未来销售策略的发展及变化感到忧虑。

年限:11年秘籍:中国通、树立品牌实战经验丰富

在宝马在华的发展历程中,由史登科、戴雷、陆逸和段建军所组成的黄金组合曾将宝马推上了本土化的高峰,在这支高效的本土化团队分崩离析时,宝马在中国市场是否还能维持已取得了八年之久的高速增长成为眼下外界最关心的问题。

也许,对于安格而言,他也深知高位接盘者的挑战往往远大于收益,所以除了上海车展之前的那次公开演说,更多时候他都对自己的工作进展选择了低调处理。只是,他将引导宝马走向何方?所有的目光也都在关注着这位德国人的一举一动。

现状:不详

自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登科离职后,宝马中国立即陷入了一场高管离职风暴中,且难以自拔。2012年12月7日,史登科宣布将于 2013年提前一年退休;13天后,宝马中国销售副总裁陆逸以个人事由宣布正式离职;随后,2013年1月13日,华晨宝马营销高级副总裁戴雷也被正式确 认离职。一个月流失三位高管,一时间宝马中国高层人事变动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但是,宝马高管离职风暴并未就此停止,八个月后段建军也正式离职。

“这样的人事变动在豪车领域颇为罕见。可以说,此前史登科所打造的宝马销售体系已经在这样的震荡下逐渐变得面目全非。”上述业内人士说:“这对安格来说,既是机会,也是挑战。”

戴雷(原华晨宝马高级副总裁)

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登科宣布将于2013年提前一年退休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进入宝马时间:2003年-2013年

图片 1

树欲静而风不止。宝马系又一位高管的离职,再度将宝马推向了风口浪尖。

段建军(原华晨宝马销售副总裁)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9月6日,华晨宝马官方宣布,公司销售副总裁段建军由于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职务,并将在工作交接后离开公司。

点评:在宝马中国市场做开荒牛的丰富经验正好用在新东家的身上,一切都妥妥的。

戴雷

这是继去年年底及今年年初,前宝马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史登科、宝马中国副总裁陆逸和华晨宝马高级副总裁戴雷离职之后,又一位从宝马出走的高管。至此,宝马销售体系的人事震荡可以用“剧烈”来加以形容。

日前,华晨宝马旗下合资自主品牌“之诺”负责人朱江离职,3个月前,朱江刚由MINI品牌管理副总裁调往华晨宝马任职。而去年底开始,宝马在中国的人事地震,余震不断,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史登科

可以说,安格和史登科就像一个硬币的两面,二者都希望宝马在中国市场能笑到最后,但其所采取的策略和思维方式出发点却已完全不同。“同归”而“殊途”。

功绩:负责国产宝马的销售及宝马产品整体的品牌定位和规划

在车市整体增速大幅下降的形势下,今年4月安格首次全面阐述了宝马在中国市场未来发展的战略规划,并将重点放在了提升经销商售后服务上。数据显 示,2012年,宝马在华拥有345家4S店,销量303169辆,单店销量不到900辆;奥迪则以291家经销店做出了超过40万辆的年销量,平均单店 销量达到了1384辆。由此可见,宝马经销商销售新车的利润远远不及奥迪经销商,这可能也是安格想在中国市场转变发展重心的最直接原因。

此外,从外部环境来说,中国汽车市场向来都是唯销量致胜,他也需要应对来自竞争对手的疯狂围剿。因为毕竟,中国高档车市场消费,事实上仍处于炫耀型阶段,很多消费者并没有形成真正的品牌忠诚度,价格是重要的购买因素。在这种情况下,安格就需要在利润、品牌和市场占有率之间取得平衡。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陆逸

其实,安格的目标很明显,就是希望能让宝马在华走向更为注重利润的体系上来。但中国汽车市场向来都是唯销量致胜。如何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安格需要一个更为坚韧的体系构建。

现任:路虎中国执行副总裁点评:路虎国产化在即,为了在本土市场抢占先机,深度了解中国市场深谙营销之道的陆逸是不二之选。

对于宝马高管的相继离职,业内普遍认为,随着宝马德国总部对其在华业务的干涉越来越多,宝马中国高管已深感下一步本土化推进之难。在这种变化之下,陆逸和戴雷立刻选择了离开,而段建军在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最终也选择了离职。

此外,众所周知,作为一个小体量但却高盈利的企业,宝马在全球一直以来的发展规划都颇为稳健,奉行利润优先。曾长期服务于宝马的安格,自然也早已接受了这种战略思维的浸淫。但相比而言,此前史登科治下的营销团队却更喜欢采用更具攻击性的营销方式,有时其营销及销售策略堪称“激进”。

于此同时,宝马这样的企业能够长盛不衰,在于不断追求自我,挑战极限,必然需要保持新鲜血液,新的团队也许对中国市场的了解不及原团队深刻,但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更具有国际化的视野,对于中国市场没有经验主义的局限性,既是挑战又是机遇。

尽管以上种种情况均属业内猜测,并未得到宝马的官方证实,但现实情况是中国汽车市场整体走势已大不如前,豪车受到的影响很大,去年初掀起的一股豪华车降价潮便是直接的证明。就连宝马集团董事长诺伯特·雷瑟夫都坦言,“目前中国豪华车市场增速不如以往”。

一位熟知宝马的业内人士表示,由于史登科、戴雷等人均属于颇具个性,个人魅力极强型的领导,所以他们的离职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宝马大团队的稳定性。

本文由汽车新闻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在华销售体系临考,宝马人事大换血